推荐资讯

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苏锐没有吹牛毕竟能够让黄伯容放弃立

发布时间:2018-11-16 12:48 浏览:
  这么年轻的相貌,这样嚣张的行事方式,除了那个人,还有谁?
 
    现在首都纨绔圈子里的所有风头,都被那一个年轻人给抢去了!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对他形成抗衡之势!
 
    “米少爷,你来说说,是不是愿赌服输,欠了我五十个亿?”苏锐说道。
 
    “我……”米少在来到这里之前,经历了一番威胁,几乎被吓的傻掉了,很少有人注意到,他此时甚至已经控制不住的尿湿了裤子!
 
    事实上,李阳早就告知了这米连东的所在位置,可苏锐在拖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才不慌不忙的走进会议室,他在做什么?
 
    很简单,就是在威胁米亚光!
 
    这米大少爷绝对是个没骨气的家伙,苏锐连大招都还没放出来呢,这个家伙的两条腿中间就开始渐渐的出现湿痕,这一会儿,这湿痕愣是一直在扩散,这货是真的被吓得失禁了。
 
    米少真是他父亲的猪队友,此时,众人都已经闻到了那股腥臊难言的味道,也看到了米少的裤脚正在淅淅沥沥的往下面滴水,一个个皱起了眉头,掩住了鼻子。
 
    米连东差点没被气个半死!
 
    自己的儿子实在太不争气了,这才哪跟哪呢,就已经被吓尿了裤子了?
 
    既然米亚光没有开口否认,反而支支吾吾,于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米少爷真的欠了人家五十亿!
 
    这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坑爹货了!
 
    “这五十个亿,我绝对不可能给你,太离谱了!”米连东说道。
 
    “愿赌服输,这个浅显的道理,米总难道都不明白吗?”苏锐负手而立,脸上始终挂着淡定的微笑。
 
    米连东的脸上实在是挂不住了:“这件事情先放一放,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仍旧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
 
    “不,我认为我的事情更重要。”苏锐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面带微笑,不卑不亢。
 
    米连东瞪了苏锐一眼,他知道,这件事情不能继续这么拖下去了,他必须要尽快做出选择,否则的话丢人可就丢大了!
 
    “黄书记,我想先请个假,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再来开会,你们先开,您看可以吗?”米连东换了个语气,对黄伯容说道。
 
    没想到,黄伯容还没来得及答话,苏锐便一伸手:“不用了,我想黄书记在这里也挺好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黄书记也可以做个见证。”
 
    “你怎么跟黄书记讲话的?”黄伯容的秘书对苏锐怒吼道。
 
    他跟着黄伯容半年多了,还从来没遇到过别人敢这么对黄书记讲话的!
 
    见此,米连东的心中微微放松了些。这个地痞流氓果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居然主动的把战火烧到了黄伯容的头上!
 
    对方可是风头一时无两的市委书记,能轻易放过他吗?
 
    而黄伯容却淡淡的摆了摆手:“小赵,你先别说话,我们不妨仔细的听一听,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权当帮助米总来解决问题了。”
 
    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到相当意外的表态!
 
    这句话听起来是保持中立的态度,但实际上当黄伯容说完之后,大家就都能体会出来,这黄书记应该是明显有些偏袒苏锐的!
 
    这绝对不是正常处理问题的方式!
 
    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是谁,竟然能够让前途无量的黄伯容如此的照顾他!
 
    米连东显然也听出了苏锐话语之间的不正常味道,他的心里面微微的有一点惊讶。
 
    不过,此时由于苏锐的咄咄逼人,米连东来不及仔细思考,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解决这个问题!
 
    “你到底要怎样!”米连东已经隐隐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你把米亚光给我放开,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绑架、敲诈、勒索、故意伤害,总有一条够你受的!”
 
    “那你尽管叫警察来啊。”苏锐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的慌乱:“我就在这里等着哦。”
 
    他这淡定的样子,落在米连东的眼睛里面,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之相!
 
    米连东此时很想找黄伯容帮忙,然而想了一下,如果开了这个口,黄伯容会不会帮还不好说,最关键的是,他已经把人给丢到姥姥家了!
 
    这是米连东完全无法接受的结局!
 
    “我很想问问,如果我不给你这笔钱的话,你又会怎么样?”米连东终究还是放弃了报警的打算。
 
    “不给的话,那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米氏企业垮台吧。”苏锐眯了眯眼睛:“虽然块头不算太大,但也是一块挺不错的肥肉。”
 
    米氏企业的块头还不算大?
 
    听了这话,在场的那些人都有些瞠目结舌了!
    当然,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苏锐没有吹牛毕竟能够让黄伯容放弃立场去偏袒的人一定拥有着极为不简单的身份。
 
    可是,要吃下这么一大块肥肉,会不会消化不良?
 
    “那你尽管来吧。”米连东眯了眯眼睛,露出了嘲讽的冷笑:“希望你能让我体会一下你的厉害之处,至于那个不肖子,就交给你了,替我管教管教也好。”
 
    他做了个绝佳的选择,竟然把皮球又回踢给了苏锐!
 
    米连东知道,米亚光在苏锐的手中,无疑相当于一个烫手山芋,握在手里没多少价值,吃下去又会被烫着——而米连东却并不担心苏锐敢让儿子出现什么生命危险,否则的话,对方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挖坑!
 
    米连东的这个选择很出乎别人的预料,让米亚光顿时哭喊了起来:“爸,你不能这样啊,你不能不管我啊,我是你的亲儿子!落在他的手里,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这哭声近乎于惨嚎了,凄凄惨惨的声音,让米连东的脸上彻底无光,他指着儿子,愤愤的说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混账东西!”
 
    说完,他便转身朝外面走去,甚至都没有跟黄伯容说一声!
 
    这一对父子,都已经是失态之极了!
 
    “真是有点意思。”苏锐啧啧啧的嘲讽了几声,然后微微一笑,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此时,米连东已经走到会议室的门口了,而这个时候,门口忽然走过来三个人,把门堵
相关阅读